巨头出海,大部分中小矿工还在观望拥有近2万只蚂蚁S矿机

时间:2022-02-11|浏览:217

在经历了最疯狂的半年后,中国的加密矿业在5月至6月进入了一个快速动荡的时期。在地方政府的打击下,绝大多数国内矿山被关闭,今年刚刚进入高点的矿工遭受了巨大的损失,一些矿工在经济压力下的销售也导致了加密市场的大幅回调。现在,比特币采矿能耗巨大是事实,政府的打击已成定局。向清洁能源的转型应该是矿业寻求可持续发展的长期计划。目前,如何处理这些关闭的矿机,最大限度地减少损失,是大型和小型矿工最紧迫的问题。
出海是矿工们最大的希望之一,但经过一段时间的探索,出海并不像预期的那么顺利,一些小矿工仍在试图寻求留下来的政策。
一、巨头出海,大部分中小矿工还在观望
拥有近2万只蚂蚁S矿机已停止运行至少半个月,但他并不急于出海。
自从各地出台关闭矿山政策以来,出海是中国矿业讨论热点最高的选择。国内领先的矿业企业行动迅速。例如,嘉南云智宣布哈萨克斯坦建立自营矿业基地,第九个城市宣布收购加拿大比特币矿业Montcrypto投资另一家矿业企业Skychain,比特矿业还在哈萨克斯坦投资建立了矿山,并相继转移了数千台矿机,称剩余的矿机需要在哈萨克斯坦「未来几个季度」只有这样完成。
但在实际层面上,矿机出海意味着面临许多问题,如当地政策不确定、当地社会环境不稳定、矿山容量不足、运输成本高等。就在最近,哈萨克斯坦发布了一项新法案,将向加密货币矿工收取约0千瓦的电力.附加费为0023美元。
或者正因为如此,观望仍然是更多中小矿企和矿工的主要态度。
许多矿山位于新疆和四川,负荷分别为25万千瓦和3万千瓦,主要是比特币矿机和少量以太坊显卡矿机。在当地政府出台政策并关闭其矿山后,许多人也关注海外。
至于出海,许多人最看重两点。一方面,当地必须有一定的场地或政府资源,另一方面,电力应该足够稳定。目前,该团队的主要候选人是纽约和加拿大,而哈萨克斯坦和其他中亚国家不考虑社会保障。
「出海必须自建,除非当地有负荷,否则不可能立即恢复运营。」许量表示,目前海外新矿至少需要三到六个月,长达八个月。新矿的成本也在六七百万左右。
「为什么我现在不急着出去?我要看第一波躺枪的人有多少。」,蚂蚁近2万辆S19不是一项可以轻易冒险转移的资产。许可证在做出具体的出海选择和安排之前,等待第一批出海矿业企业的反馈经验和教训。许可证及其团队于2019年开始投资比特币开采,并已返还资金。
类似的心态并不是唯一的例子。6月22日,云计算能力平台也宣布,在四川消费园区矿山按规定关闭后,该平台将无限期停止内地矿机托管业务,并以海外云计算能力业务为下一步的重点。但在具体的出海方面,公告称:「易直接挖掘采取跟随行业龙头企业的战略,等待国内同行稳定解决海外挖掘相应的运维问题,避免不必要的损失。」
二、部分中小矿工或从中受益
截至7月6日,比特币网络的日平均计算能力已降至96.49EH/s,接近2019年底,大型矿业企业漫长的出海之路很可能会延长比特币计算能力的回调周期。与此同时,一些处于弱势地位的中小型矿工试图在此期间寻求更多的利润。
一位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连锁捕手,中国可能增加了许多小型矿工,其中许多人可能以前做过小型矿工或参与过大型矿山的联合采矿。「这些矿工过去没有起床,因为他们在成本上与大型矿山有很大的差距。」该名资深人士称。
受全网计算能力低潮影响,比特币全网难度相继下降,7月3日开采难度下降27.94%至14.36T 是历史上最大的降低。采矿难度降低,在线矿工收入增加,包括电力成本相对被动的小矿工。
他还补充,由于近一年以来全球芯片短缺,算力基本没有太大涨幅,因此即便是六年前的蚂蚁S9矿机的电费比例仍然不高,即市场上的矿机基本上都是「电费不敏感」,甚至使用0.6元的家用电价仍然可以盈利,而仓库租金和降噪成本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北京矿机经销商庄老板也告诉链接捕手记者,最近由于收入飙升,矿机销售「还是上去了」。神马M20、M21,「这两天涨价了」,与6月18日四川政策消息发布后的低点相比,价格有所反弹。
对于留守国内的比特币小矿工来说,计算能力回调期收入的上升趋势还不得而知。根据上述行业资深人士的分析,在中国最新的监管政策下,未来的计算能力结构可能会变得更加复杂。
一方面,国内一些具有电力资源优势的小型矿工,如小型水电站或孤立电网运行矿机,其挖掘成本可能不会低于海外;另一方面,国内矿山建设相对便宜,据其介绍,美国等海外矿山建设成本约为中国的四到五倍。
因此,该名资深人士预计,未来国内小矿工中,电力成本在5毛/度以下的,仍可在海外矿场的扩张中,占据一定的生存空间;电力梯度在5毛/度至1元/度的小矿工至少在最近一年内也持有优势,但在一年以后海外矿业发展起来,国内这一电力梯度的散户或仍需面临被淘汰的命运。
巨头出海,大部分中小矿工还在观望拥有近2万只蚂蚁S矿机
三、以太坊矿机受到影响,但仍受到市场追捧
虽然地方政府主要打击比特币矿业,但许多以太坊矿工也受到了影响,因为大量以太坊矿机和比特币矿机在四川等地共同运行。
廖浩去年11月成为一名矿工。他在四川省凉山州的一个国家电网水电消费园运行了数百台以太坊矿机。今年上半年,货币价格一路上涨。廖浩还跟随市场,以每台3万多台蓝宝石的价格购买了数百台588台新机器。6月18日,四川省发改委发布清算通知后,同一矿机价格下跌至1300以下,缩水50%以上。
「矿机贬值太严重,现在等于白干了。」廖浩三、四月刚刚还清了50万元的银行贷款,目前矿机熄火,现金流中断,「如果(矿机价格)再次下跌,会赔钱。」。但在这个拥有10多万台机器的大型矿山里,廖浩的情况仍然很好。
「想想这里有多少云算力,(有的)借钱(买矿机),负担很大,很多人赔钱哭都来不及了。」廖浩说。另外,今年四五份刚刚结束。「冲进场」小散户投资者也遭受了严重的损失。当货币价格达到高点时,他们以000或4000台的高价开始采矿机器。在不到3月份的采矿中,他们立即被关闭。在廖浩的公园里,这样的人「不止几百个」。
现在,观望和「分散式」采矿已成为廖浩和他的同龄人的应对策略。他们一边「看情况」,观望后续政策的实施是否会松动,也开始将闲置的显卡和矿机转移给游戏玩家或其他小散户投资者。无论实施情况是否发生变化,廖浩国内大型矿山不再占主导地位。
「尽量跑」,即使情况没有逆转,廖浩也计划找到一个地方让矿机继续运行——他的家、亲戚、联合采矿等。「要么安装太阳能发电场地,然后放置10或20台矿机。」
廖浩还专注于家乡的小水电站。水电站位于广东河源,负荷500千瓦,私开价300万,廖浩一个人负担不起。此外,在监管政策定性后,廖浩也担心家乡人的愿景:「现在据说采矿是违法的。如果那些不知道的家乡人认为我们在做违法的事情,那就不好了。」
「从昂首挺胸到现在,我们旷工的身份丧。」廖浩笑着自嘲。
以廖浩的遭遇和对策为例,以太坊及小币种挖矿在国内进一步分散化的趋势或正在发生。成都一家矿机经销商的闵姓老板向链捕手记者介绍,自5月国务院金融委表态要求打击加密货币挖矿后,矿机价格一路走低,但销量并未受到任何影响,原因在于以太坊及小币种矿机仍受到市场追捧。
「这么低的价格,矿机很容易卖。」闵姓老板说。据其介绍,很多散户在矿机高价买不起,只能观望,「现在该等机器了,赶紧买机器,终于可以挖了,他们的心理。」比如挖莱特币的矿机蚂蚁L3 市场最高时卖八九千,现在可以买两千。
据闵姓老板介绍,与比特币矿机相比,以太坊、莱特币等货币的矿机功耗和噪音较小,因此普通家庭「放两三台没问题。」。由于能耗大,比特币矿机无法承受家庭住房的负荷,容易导致停电。他们最近的销售对象大多是海外矿山。
与比特币矿机出海周期长、未来计算能力恢复困难相比,以太坊矿工的留守选择也使以太坊网络计算能力下降不大,恢复周期较短。Etherscan数据,以太坊日平均算力自6月26日跌至三月内最低值477,535GH/S之后,近几天出现了反弹趋势。
目前,中国加密货币挖掘历史上最动荡的时期已基本结束,相关监管没有缓的迹象,幸运态度的矿工基本希望破灭。随着未来比特币挖掘难度的增加,观望矿工的时间窗口不会超过半年,新的比特币计算能力模式将基本形成。

热点:以太 以太坊 以太坊矿机 加密货币 加密货币挖矿 加拿大比特币 币价格 打击比特币

了解更多区块链知识,下载【 数字钱包 】有奖!
« 上一条| 下一条 »
区块链交流群
数藏交流群
非小号交易所排名-专业的交易行情资讯门户网站,提供区块链比特币行情查询、比特币价格、比特币钱包、比特币智能合约、比特币量化交易策略分析,狗狗币以太坊以太币玩客币雷达币波场环保币柚子币莱特币瑞波币公信宝等虚拟加密电子数字货币价格查询汇率换算,币看比特儿火币网币安网欧易虎符抹茶XMEX合约交易所APP,比特币挖矿金色财经巴比特范非小号资讯平台。
乐评排行 乐评资讯 乐评商家 乐评PK 企业 新闻 对比非小号行情 yonghaoka.cn 飞鸟用好卡 ©2020-2024版权所有 桂ICP备1800558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