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KS如何解决NFT碎片化重组和流动性问题

时间:2022-01-22|浏览:176

1、介绍
本文介绍了一种新的 NFT碎片化原语:RICKS(全称为Recurrently Issued Collectively Kept Shards)。
当你将NFT拆分为RICKS 时,该协议会以恒定速率(例如每天1%或每月5%)铸造新的碎片并出售它们。收益将作为Staking 奖励分配给现有的 RICKS 持有者。
这种设计解决了重组问题,确保 RICKS 始终可转换回其底层 NFT,同时避免all-or-nothing买断拍卖的流动性和协调问题。
2、今天的NFT碎片化
2、1 重组问题
对NFT进行拆分是很困难的事,因为这会面临一个all-or-nothing的问题。
如果你想卖8块饼干的25%,你可以卖其中的两块饼干,如果你想出售一家企业25%的股份,你可以出售其未来现金流的25%的权利。无论哪种情况,剩下的 75% 对你来说仍然是有用的。
另一方面,拥有 75% 的游戏内资产可能无法让你在给定的游戏中使用该资产的一部分。如果你将此类资产的25%出售给买方,而他们拒绝将其卖回,甚至他们丢失了自己的私钥,那么你就有麻烦了。由于无法重组NFT,即使你名义上拥有99.99%的所有权,该所有权也可能会变得一文不值。
因此,碎片化协议必须提供某种方法来将NFT碎片重组回原始NFT,我们将这种设计约束称为重组问题。
2、2 买断问题
迄今为止最流行的解决方案是由fractional.art 开创的,即买断拍卖(Buyout auction)。
情况:Alice 使用带有买断拍卖机制的碎片化协议将其NFT的25%出售给Bob。
买断拍卖:第三方 Clara 可以随时触发碎片化NFT的买断拍卖:出价最高ETH(可能是 Clara)的人将获得整个 NFT,并将销售收益以75/25 的比例分配给Alice 和 Bob。
2、3 买断拍卖的目的
买断拍卖的存在是为了通过解决重组问题来确保 Alice 和 Bob 的碎片保持其公平的市场价值。
要了解原因,假设 Alice 使用不提供买断拍卖的协议将她的 NFT(代表游戏内资产)分成 100 个碎片,在这种情况下,只有拥有所有100个碎片的人才能够重建NFT。
如果有人不小心销毁或弄丢了这100个碎片中的一个,那么任何人都无法重建这个NFT,剩余的碎片将失去所有价值。由于这种风险,即使在碎片化时,100个碎片中的每一个的价值都远低于原NFT价值的1/100。
而通过买断拍卖,失去其中一个碎片不再会破坏其它碎片的价值。例如,如果Alice 在铸造后立即丢失了她的一个碎片,她可以发起买断拍卖并提交中标以取回NFT,其中99% 的收益归她所有。
从这个意义上说,买断拍卖与其说是一种功能,不如说是一种必要的邪恶。它们当然不是为了像Clara这样的潜在感兴趣的买家的利益,它们一开始就不是碎片化NFT的利益相关者,因此不值得协议特别考虑。
2、4 意外买断
不幸的是,由于资金限制,买断可能会遇到问题:如果 NFT 足够有价值,一旦拍卖开始,可能没有人能够筹集到足够的钱来支付一个公平的价格。
例如以下情况:
Alice 有一个价值 1,000 ETH 的 NFT,她使用带有买断拍卖机制的碎片化协议将其拆分,并将50%的碎片出售给Bob。随后,市场状况突然发生了变化,这个NFT的公允价值跃升到了100,000 ETH,这是该NFT 在最佳条件下出售时可能获得的价值(例如在佳士得拍卖活动)。
资本限制:找到愿意在短时间内以全额估值购买该NFT 的买家可能是不现实的。也许这个NFT在一周内的链上拍卖中最多只能获得 10,000 ETH。
碎片持有者分歧:由于10,000 ETH远低于这个NFT 的公允价值,Alice 会强烈反对以这个价格出售。另一方面,Bob对公允价值没有强烈的感觉,并愿意以较低的价格出售这个NFT,因为这仍然是其最初购买价格的10倍,这样,他就可以购买他更喜欢的其他NFT。
收藏家机会:一位精明的收藏家Clara发现了这个机会,并发起了10,000 ETH 的买断竞拍。而包括Alice在内的任何人都无法在短时间内击败Clara的出价,因此她赢得了这个NFT 的所有权,然后几个月后她在佳士得拍卖会上以100,000 ETH 的价格卖掉了这个NFT。
2、5 保留价格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fractional.art 在其买断拍卖机制中包含了一个底价,它指定了可以发起买断竞拍的最低价格。在上面的例子中,如果底价设置为 100,000 ETH,Clara 将无法以 10,000 ETH 发起拍卖。
而当用户试图设定底价时,问题就来了。在上面的例子中,Alice 不想以远低于 100,000 ETH 的公允价值出售 NFT,但 Bob 并不介意。在这里达成协议可能非常困难并且存有争议,特别是当涉及的各方可能会随着碎片易手而改变时。
在实践中,设置底价需要碎片所有者的积极参与。因此,由于参与者的注意力需求,它们不会经常更新。目前还没有人找到一种底价机制来解决意外买断的问题。
3、真实案例研究:僵尸Punk买断
流动性
活死人派对(The Party of the Living Dead )是一群NFT 爱好者,他们联合起来竞标一个稀有的僵尸CryptoPunk,然后他们以1200 ETH 的价格买到了一个僵尸CryptoPunk,随后,他们在fractional.art 上对其进行碎片化,并按照贡献者的贡献比例将碎片分配给贡献者。
在最初的碎片化过程中,有5个鲸鱼地址共同拥有了这个NFT 56%的碎片份额,而其余部分碎片则分散在其他451名参与者手中。
3、1 买断
这个僵尸Punk的碎片随后在Uniswap 上进行交易,一位匿名收藏家意识到这些碎片的价格相对于其他僵尸Punk的价值来说是被低估了。这位收藏家购买了足够的碎片来增加其个人的底价投票权,然后降低买断底价,并发起了买断拍卖。
这个买断拍卖以1,100 ETH 的价格开始(低于活死人派对的收购价),并最终以1,900 ETH的价格收盘。
注意:如果你为此PartyBid 做出了贡献,请确保你在此处收集了你的dead token,以便你可以在此处‌领取你的最终买断价格部分。
3、2 不开心的碎片持有者
很多非鲸鱼碎片持有者对这次买断竞拍并不满意,他们认为这次收购的价格太低。
不幸的是,他们发现自己基本上无能为力。单独来看,他们中没有人能够获得足够的流动性来击败出价并直接购买 NFT。即使他们想联合起来以单一投标人的身份购买 NFT,协调开销以及有限的可用时间也使这条路径变得不可行。

RICKS如何解决NFT碎片化重组和流动性问题
4、RICKS
4、1 概述
RICKS解决了重组问题,同时避免了完全买断的流动性和协调问题。
该协议不是一个all-or-nothing的买断拍卖机制,而是以恒定速率为给定的 NFT 发行新的 RICKS(例如,每天 1%,或每月 5%),这些新的 RICKS 在拍卖中以 ETH 出售,收益将作为 Staking 奖励提供给现有的 RICKS 持有者。
正如我们将在下面解释的,希望增加其所有权且流动性受限的买家,总是可触发少于一整天新增 RICKS 数量的拍卖。
这意味着 NFT 的所有权总是逐渐流向愿意为其支付最多费用的人,而现有所有者则从中受益。
RICKS 允许有动力的买家随着时间的推移获得 NFT 的绝大多数所有权。我们通过添加极端多数所有者完成其所有权并重组 NFT 的机制来解决重组问题。
举个例子:
当Alice的NFT价值1000 ETH时,她使用RICKS机制将其NFT50%的碎片卖给了 Bob。现在,市场条件发生了变化,NFT 在最佳执行销售时的公允价值为 100,000 ETH。但是,没人能在短时间内为其提供那么多流动性。
碎片持有者分歧:第三方 Clara 想以 10,000 ETH的价格购买整个 NFT,Bob 对这个提议很满意,但 Alice 并不同意,她不希望以低于公允价值的价格出售这个NFT。此时,Alice 和 Bob 各有 50 个 RICKS(总共 100 个),而发行率为 1%。
收藏家机会:Clara参加每日拍卖并以 10,000 ETH 的估价出价,对于这个NFT的1%,一个RICKS 的总价值为 100 ETH。
保护公平价格:Alice 意识到这个出价太低,以 90,000 ETH 估值出价,或 900 ETH购买一个 RICKS。由于她拥有现有 RICKS 的一半,并将获得拍卖收益的一半,因此她只需要提供 450 ETH 来资助她的出价。
4、2 潜在结果
之后就可能会发生以下两种结果:
1、如果Clara的出价不超过Alice,则Alice将赢得拍卖。她将向 Bob 支付 450 ETH,并将获得一个额外的 RICKS,因此她现在拥有 51/101 RICKS,或 50.5% 的供应量。Alice 和 Bob 以他们都认为有利的价格相互交易。
2、如果Clara 的出价比 Alice 高,比如说支付 1,000 ETH 的公允价格,那么 Alice 和 Bob 将各自获得 500 ETH,而 Clara 将获得一个 RICKS,因此她现在拥有 1/101 的碎片,或略低于 1%。同样,Alice、Bob和Clara都以他们满意的价格进行了交易。
无论哪种方式,如果这种活动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持续存在,它将引起注意和买方流动性,从而提高所有相关方以公允价格进行交易的可能性。
4、3 完成买断
假设 Clara的目标就是拥有这个NFT,并以100,000 ETH 的估值反复竞标 RICKS,这是其他人都无法匹敌的价格。最终,她拥有了99%的RICKS(也许是在赢得拍卖 458 天之后),现在,她想申领这个NFT,为此,协议中将需要一个额外的机制。
一种方法是承认RICKS有一些内在的缺陷,并使用一种彩票机制。例如,如果一个持有者控制了NFT 99%的碎片,他们可能会触发一个抛硬币程序,如果这个币正面朝上,他们得到整个NFT(因此他们额外获得1%),如果是背面朝上,则其他所有者的头寸将翻倍(因此,这个持有者将损失1%)。从预期价值的角度来看,这一程序是完全公平的。
为了避免99%边界附近出现奇怪的情况,我们可以允许NFT碎片的大股东持有者在98%、90%甚至75%时触发抛硬币程序,但需要注意的是,离99%阈值越远,其赢得其余碎片的概率就越低。
4、4 拍卖详情
如果碎片化NFT变得足够昂贵,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即使出价1%也可能会贵得让人望而却步。此外,在某些日子里,可能没有人对拍卖感兴趣,因此举行拍卖将是一种浪费。
因此,RICKS协议可以实现一个按需拍卖系统,而不是每天举行拍卖:如果距离上次拍卖已经有t天了,并且发行率是r/天,那么协议将拍卖
流动性
个碎片。我们取经过的时间和 1 天中的最小值,以避免一次发出太多 RICKS。
例如,如果发行率为每天 1%,因此 r=1.01,并且在触发新的拍卖时距离上次拍卖已经过去了半天,那么协议将发行和出售
流动性
个新的RICKS供应量。
5、附带功能
5、1 套利
就像现在的碎片化NFT一样,我们希望RICK可以在Uniswap等AMM DEX上进行交易。这提供了一种方便的套利机制,以确保RICKS拍卖不会以过低的价格完成:如果拍卖的收盘价明显低于Uniswap上的RICKS价格,套利者可以通过在拍卖中购买RICKS,然后立即在Uniswap上出售来获利。
5、2 拍卖底价
我们可以考虑将这一逻辑进一步推进,并指定 RICKS 拍卖出价必须至少比 Uniswap TWAP 价格高出 5% 或 10%。
因为一个足够积极的买家仍然能够在足够长的时间范围内积累 NFT 的所有权,重组问题仍然会得到解决。而且,由于拍卖会以高于 Uniswap 的价格进行交易,因此它们可能会造成最小的抛售压力。
另一方面,这种修改会降低 RICKS 持有者staking奖励的一致性。它还使重组变得更加困难,而且很难先验地判断其对市场的影响。
5、3 碎片化发布
RICKS 提供了一种自然机制来启动 NFT 的新部分碎片,NFT 所有者不必在 Uniswap 上提供碎片并选择价格,而是可以简单地使用 RICKS 进行拆分,自己以100%所有者的身份开始,让自动拍卖来处理其余部分。
5、4 申领拍卖收益
RICKS 持有者需要质押他们的 RICKS 才能获得拍卖收益。
然而,这对可组合性提出了挑战。特别是,始终无法确定 Uniswap V3 上每个集中流动性头寸持有多少 RICKS,这意味着拍卖收益不能直接提供给 Uniswap V3 流动性提供者。
相反,RICKS 协议将跟踪所有 Uniswap V3 LP 拥有的总 RICKS,并将所有这些的拍卖收益用于 Uniswap V3 池子的流动性挖矿奖励,如本文所述。通过这种方式,激励市场参与者尽可能有效地向资金池提供流动性。
这个问题还有其他潜在的解决方案,包括(1)创建一个包含 RICKS 和 ETH 拍卖收益的封装RICKS 代币;(2)将拍卖收益重定向到RICKS的回购,但两者都有明显的缺点。
6、下一步
我们希望 RICKS 能让 NFT碎片化变得更加有趣和有用。
它们还开辟了一个全新的设计空间,例如,我们可以让RICKS 质押者在未来的拍卖中自动使用他们的奖励进行竞价。RICKS也可以汇集在一起形成链上的“委员会”,由具有类似属性的RICKS组成,如例如 Zombie Punks 或 Wizard Hat 和 Scarf Ocelots。

热点:代币 ETH NFT 挖矿 token

了解更多区块链知识,下载【 数字钱包 】有奖!
« 上一条| 下一条 »
区块链交流群
数藏交流群
非小号交易所排名-专业的交易行情资讯门户网站,提供区块链比特币行情查询、比特币价格、比特币钱包、比特币智能合约、比特币量化交易策略分析,狗狗币以太坊以太币玩客币雷达币波场环保币柚子币莱特币瑞波币公信宝等虚拟加密电子数字货币价格查询汇率换算,币看比特儿火币网币安网欧易虎符抹茶XMEX合约交易所APP,比特币挖矿金色财经巴比特范非小号资讯平台。
乐评排行 乐评资讯 乐评商家 乐评PK 乐评企业 乐评新闻 对比非小号行情 yonghaoka.cn 飞鸟用好卡 ©2020-2024版权所有 桂ICP备18005582号-1